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魔道蟹脚】【拆逆杂食】
【不是澄粉澄吹澄唯!不是!】
【江澄局限于魔道还可以跳出去我管他是谁】
【魏无羡有能耐幸福没人能改变但是没资格】
【不觉得是黑羡】
【他自己选的路】
【薛洋瑶瑶确实该死】
脑洞一把,都不想写,欢迎抱梗,记得留评
唯一的雷点是历史观和法律意识
热爱桐华之类所谓历史的都麻溜滚蛋
说话非要带脏字还放弃逻辑人身攻击的也请离

脑洞:蓝翼投胎江厌离

关于蓝翼:

弦杀术是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为立家先祖蓝安的孙女、三代家主蓝翼所创所传。蓝翼也是姑苏蓝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七根由粗逐渐到细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软的指底弹奏高洁的曲调,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为她手中致命的凶器。 蓝翼创弦杀术是为了暗杀异己因此颇受诟病,姑苏蓝氏自己也对这位宗主评价微妙,但不可否认弦杀术亦是姑苏蓝氏秘技中杀伤力最强、远近皆宜的一种搏战术法。

……

魏无羡道:“家训算什么!有家训就一定要遵守吗?你看姑苏蓝氏的家训,三千多条,条条都要遵守人还活不活了?” 他跳下木栏,道:“还有,做家主就一定要受家风、从家训?云梦江氏历代这么多位家主,我就不相信人人都是一个样。就连姑苏蓝氏也出过蓝翼这种异类,可谁敢否认她的实力和地位?论及蓝家的仙门名士,谁敢略过她?谁能略过她的弦杀术?”

重点:唯一一位女家主,暗杀异己,杀伤力最强,异类,受诟病

预警:怼忘羡√

  

蓝翼投胎江厌离

在母亲一意定下娃娃亲,父亲相对忽略的童年,一本正经提问是入赘吗?我想坐父亲的位子。

被虞夫人笑着否决,开玩笑除非比你父亲的弟子还有你未来的弟弟都厉害。

开始习武后,一根长鞭掀翻大半师兄,震惊了完全没考虑闺女当继承人的江枫眠

再三表示意愿后,江枫眠松口让众人从“小姐”改口“少主”

因为共同捍卫闺女意向,眠鸢关系相对缓和

江澄特别黏姐姐,姐姐练武就抱着小狗坐在一边

金子轩对未婚妻仍然不来劲儿,蓝翼同样

江枫眠抱回魏婴后,不动声色周到安排,江澄小狗暂时转移,江澄赌气。江家没有贵客跟人挤一间房的道理,魏婴出坞不存在。

PS:针对魏婴怕狗,蓝翼专门逼他改过来,理由是男子汉大丈夫没得路上听见狗叫就抱头鼠窜的,江枫眠非常同意

PPS:所以魏婴最和江澄亲,师姐巨凶

入云深不知处学习,与金子轩同级。被金子轩跟班嘲笑长相之后,打了一架,被罚抄,请家长,江枫眠清楚闺女意向索性退了婚,虞夫人不满意,但考虑闺女未来真有可能继承宗主之位,不适合与金家少主联姻,最终同意。双杰偷听以为金子轩嫌弃师姐退婚,暗搓搓决定入学后套人麻袋。

毕业后初步上手宗务,不久温家开办教化司,蓝翼去江澄留

玄武洞魏婴下水,蓝翼断后被困,蓝忘机未留

魏婴返程救人,蓝翼回坞首件事制定防御和撤离计划,江枫眠外出安排退路,暗中送走江澄

王灵娇进入云梦,蓝翼动身前迎,主动试探温家公子是否记仇魏婴,得到肯定答案后,估算来人实力,暗发消息通知准备撤离莲花坞

端着仪态不动声色奉承王灵娇,一路伏低做小,到莲花坞后与留守弟子发动防御攻势,错估温逐流实力,与温逐流对拼一掌抢下虞夫人落水潜走

虞夫人被化丹,江枫眠返坞被杀,魏婴留守中伤另路逃出

魏婴途经夷陵被捕,化丹投入乱葬岗,修鬼道

虞夫人在眉山养伤,江澄负责回收弟子重组江家,蓝翼冒险往清河结盟,同时留意蓝家踪迹

射日中江家涅槃崛起,魏婴被江澄带回,蓝翼知晓鬼道后,拍板找泽芜君“借”清心音,含光君不请自来,蓝翼直觉不对,秀了一手高妙琴修水平

饮了孟瑶敬茶,听出云梦口音后,一直在招揽,因为真的不屑于身份,被婉拒。射日后强行与三尊并称四圣,泽芜君婉言过于张扬,回答人皆可为尧舜、故称圣有何不可

金光善提出与金子轩婚事,蓝翼果断回答除非入赘。在百家质疑女子之身居于人上时,麻溜甩锅蓝家前世,蓝家被迫站街。

江澄日常被人鼓动争权,于是天天拉着魏婴扮演哈士奇撒手没,魏婴不配剑江澄直接塞他手里,又因为总有人要求比剑,索性给魏婴换了仪式木片剑

……

(之后女王争霸怒怼八方不想脑了,跳穿原著吧)

金光善搜罗鬼修试图暗算蓝翼,结果把蓝翼送去了原著

一过去就是观音庙门外,听见“含光君手下留情”、“江晚吟口下留德”

蓝翼抬手就是一记紫电抽开门

看见一身紫衣“江厌离”,全场寂静

蓝翼冷笑,什么时候蓝二公子能教训江家人了?这就是蓝家的礼数?看不起我江家,觉得江家人是你家扈从能呼来喝去?

泽芜君救场,口称:江大小姐……

蓝翼:泽芜君是瞎?宗主服饰都认不出?

再次全场寂静,聂怀桑悠悠醒转怪叫一声,后殿金光瑶冷汗都下来了,急忙转回前殿

蓝翼道:三千世界,枝叶相似,能来此界也是因缘际会。我懒得管你们的事,可是我就这一个弟弟,万没有叫外人折辱的道理!

也就是逼迫蓝氏双壁给个交代

魏婴突然振奋,喊师姐你先擒住金光瑶

蓝翼冷笑谁是你师姐,你也配?莲花坞可没你这号人

蓝湛顿时护妻说这是魏婴

蓝翼:……

蓝翼:呵,找了这么个小白脸就想冒充我师弟,难道我还不清楚魏婴袖子断没断吗?他就算袖子断了也只能断在我弟弟身上!

江澄:???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金光瑶刚笑吟吟开口称江宗主,后殿机关就爆了

蓝翼冷眼他们斗智斗勇,追问谁伤的江澄

蓝湛开口说金光瑶

蓝翼睨他,当我聋呢,你没动手?还有谁?

江澄盯了她很久,终于开口说你不是姐姐

蓝翼答,自然,我弟弟可没这么老。但是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弟弟,是江家人。为你出头怎么了?

蓝湛怒道分明是江晚吟无理在先

蓝翼问,怎么无理了?

一片尴尬的寂静

金凌小声说舅舅知道魏无羡给他换了丹,然后跟魏无羡与含光君起了冲突

蓝翼问,这是无理?看金凌面色犹豫,喝道:“说清楚。”

金凌艰难回答,就是……舅舅语气比较讽刺

蓝翼转头冲着蓝曦臣冷笑,蓝家的家教就是有人语带讽刺就该同他动手?那背后不可语人是非的戒条岂不是因为担心挨打?

蓝曦臣呐呐

蓝湛道,婴把金丹都给了江晚吟还要被江晚吟鄙薄,这就是江晚吟无理

蓝翼道,魏婴的金丹不是被温逐流化走的吗?

蓝湛道,是江晚吟失了金丹,婴为他好所以换丹与他

蓝翼冷静道,我不信魏婴为了江澄好,江澄还要大动肝火。移植异体金丹我只在岐山温情手记中见过,且温情的记录是纯理论设想、并无实验支撑,纵使如此手记中也标明成功率只有一半,不排除二人同死最糟后果和异体金丹排异致死可能--此界也有射日之征,那这位“婴”就是带着江澄去求敌对的温家人动一个可能死亡的理论性手术,隐瞒多年还沾沾得意?他就不怕温家人动了什么手脚,操控江家宗主?!

蓝湛怒道胡说八道

魏婴猛抬头说我不会,我真的是为他好!

蓝翼反问那为什么失丹的是江澄不是你?

魏婴彻底失控叫道还不是他非要回莲花坞收尸被温家抓住了才会失丹!

江澄气急吼道你踏马就是这么看我?我真是后悔跑出去替你引走追兵!

顿时全场寂静

蓝翼冷笑,行了,弟弟,这就是头白眼狼,哪来的人心啊!

魏婴一脸虚弱靠在蓝湛怀里,结结巴巴喊江、江澄……

掉线已久的金光瑶带着残兵败将悄咪咪往外跑,聂怀桑看着蓝翼眼中洞彻警告,咬牙也偷偷溜了

蓝曦臣没工夫关注他们,再次试图给弟弟挽尊,喊江宗主

蓝翼手下不停给江澄治疗,抬头说,泽芜君,令弟真是君子啊,道听途说实践的多好

江澄面无表情,突然抬头说泽芜君,下个月江家约谈蓝家,望赏脸

然后就在魏某人的依依不舍泪水欲垂下,另几个一脸平静的走了

什么金光瑶,关我江家什么事,金凌好好的就行

【强行结尾】

【PS:蓝翼那么不客气是因为对着莫玄羽的脸她想不起这会是魏无羡啊】

(回去后蓝翼就全力隔开蓝家没教养没礼节不像话死断袖小辈含光君与魏婴,只要含光君行差踏错,立刻顶着长辈担心脸拐弯抹角告知泽芜君)

(泽芜君:委屈成一团JPG)

介绍一下

标签

【较真】【偏激】【愤青】【五毛】【死宅】【直男】

【中二】【文艺】【矫情】【蛇精】【虐党】【坑货】

【混乱中立】了解一下

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哟~❤

统一回答几个问题

   

1、魏婴与莲花坞毁灭有什么关系?

导火索,类比没了虎门销烟早晚还是要打侵略战争

我个人不觉得该怪他,当然也希望他改一改出头方式

 

2、魏婴对江家尽不尽心?

尽心尽力,然而政治素养天生不足,无意酿下祸患

说白了魏婴意识不到自己冲去救温家、说江澄管不了自己、不配剑居然会引发百家对自己的敌视和对江家的逼迫,你说怪他吧,的确都是他做的,问题是本心还真再怎么样都说不上坏,他也觉得自己尽心尽力,问题是江家及江澄的处境也是他一手造就

  

3、魏婴对江家及江澄有没有贡献?

绝对有,同样,祸患也不少

贡献首先就是夷陵老祖威名赫赫,江家打他的招牌射日之时绝对趁机揽人不少

问题是战争阶段结束后,百家回过神,就会开始嫌弃鬼道是邪术,不愿与江家为伍;魏婴日常不配剑显得瞧不起人,身为宗主左膀右臂,外人势必怀疑江澄是不是也看不起人,再加上江澄自己一脸嘲讽,呵呵,各打五十大板吧;然后就是争议最大的穷奇道救人然后上金鳞台说江澄管不了他,可以认为魏婴心直口快并无恶意,但是,其一江澄本来就爱多想,第一反应魏婴心里还是看不起他当宗主,其二百家宗主会觉得江家已经栓不住魏婴这条恶犬了,那么江家就必须表态,表态这个人性炸弹怎么解决,于是就有了江家被逼迫最后“弃了我”这个后续

再后来魏婴错杀姐夫师姐,江家带头围剿乱葬岗。对江家有好处吗?有,再次显露了武力值。坏处呢?亲人死亡不提,私下百家会怎么看待江澄带头杀掉从小长大的师兄?就算有血债横隔,局外人肯定也会觉得太狠心了,完全不顾同窗之情,觉得江澄冷血薄情逐利--这对江澄及江家都不是什么好名声。

所以这笔账,从政治眼光半瞎的魏婴角度看,自己呕心沥血碎尸万段绝对不亏欠了;从江澄一宗之主的角度看,论情那不用说,回去磕个头我什么都不计较了,论理我可去你的吧!

  

4、魏婴重生可不可以重头开始好好生活?

人生是自己活出来的,他自己想前尘皆灭好好生活,没人能阻止

但是相对而言,别人会不会抓着上辈子不放,或者不择手段寻仇,或者千方百计逼迫,那也是别人的选择,人家爱咋咋地你也管不了啊!

  

5、魏婴有没有资格从头开始前缘尽斩走向幸福?

没、有、资、格!!!

我再强调一次:

【罪人终将得到审判,不论身份,不论原因,只因为罪行存在本身】

【能够洗清罪行的,唯有公正的审判和法典的制裁,没有人能够例外】

没经历审判,他死一万次、为受害者及其亲属做一万件好事,都是罪人!

何况他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吗?

不夜天死者,他去寻访过吗?祭拜过吗?死者亲属有因此沦落不堪的,他有调查、有援手吗?他说他记得自己杀了人,那他记得受害者的面目、名字、身世、遗愿、亲属吗?

他的观点是我从小没了父母、失了金丹、被家族驱逐(自己说的弃了我)、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不欠你们了!

你们寻仇我就能反杀!

这不是愧疚,这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强者为法逆者皆杀的宣告!

所以他始终是不认罪的罪人。

他认为不夜天死者都是为杀他而来,所以死了不能全怪他反击。

很好,我们看两个方面

现实里,有一群人要杀你一个,你反手杀光区域里几乎所有人,你觉得你没罪,而且法律也不会判你有罪?

战争中,你一个人杀了不满三千人,作为战败者,胜方不会判你是战犯拖出去枪毙?

而且,真的所有的不夜天死者都是来杀他被他反杀的吗?

温家尚有无辜者,不夜天会没有吗?比如只是来看审判充人数?

于魏婴而言,大概只是

“是我杀的,你们可以找我寻仇,反正我也会反抗。”

可谓一视同仁

所以这种人,重生了也没资格幸福

当然,他要是有能力活的幸福,我也会为他的强大鼓掌

但是这与他有没有资格幸福无关

不过是报应未至,老天瞎眼

  

总括一下

站在魏婴本人视角什么问题都没有

但是客观来看我不喜欢这一类人,政治能力太差,捅娄子技术一流

我坚持他是没资格幸福的有罪之人

但是他有能耐过得好我也觉得很牛逼

事实上所以虚构现实我都这么看待

论理,法律道德是铁则,然而,弱肉强食才是不需言说的法则

魏婴是强者,那么就无话可说

 

补:

不要再说魏婴已经很惨了,他救了温家可是温情挫骨扬灰、杀了师姐于是自己灰飞烟灭,这种话送你两字:

放屁

因果都没这么个相抵的算法!

对啊,他惨啊,那他去找害他的人啊,被他害的人来找他啊,怎么着,欠债的人说我也被人欠了债,债主就会说好好我原谅你?

没这个算法!有也得分人!

说白了魏婴牛逼他就是能HE,你再怎么都没法子让他改成BE。

但是这和他是不是干干净净无罪无过一个人毫、不、相、干

功是功,罪是罪,活在现在还觉得有人太惨了或者太牛逼了就有资格不被判罪或者抵消过错,我只能说大家都受了九年义务教育怎么就你这么优秀

不存在的,功是功过是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有能耐一辈子都顺风顺水,也阻止不了别人发自内心觉得他没资格活的快意

PS:吹你家羡羡死得惨所以有资格幸福就算了,怎么温情挫骨扬灰也是赎他的罪过?你们觉得那是罪过?

我觉得那只是选择

你选你的路,别人选别人的路,你爱咋咋地,别人也爱咋咋地,何必强求

死无葬身之地也是你选的,众叛亲离也是你选的,有什么好卖惨的?哭你不该选这条路?得了吧,自己选的路,出问题了先反省自己

继续玩时空歧点

接江家祠堂

忘羡打完江澄后“委曲求全”离去

踏出门槛就被祭祖的年轻江枫眠并江氏族人堵个正着

顿时,年轻时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的江枫眠气的半死

问身份

江澄出示宗主信物,对长辈一一行礼,过了

忘羡那边就麻烦了

一个温宁,变异凶尸

一个蓝湛,姑苏蓝氏

魏婴还晕着,蓝湛直接跟年轻江枫眠说那是你结义兄弟魏长泽的遗孤

江氏族人炸了

一个家仆,成了宗主结义兄弟,“遗孤”还带着外人进江家祠堂且,跟当时宗主明显不是一路,他们家这个小辈宗主还受了伤--这岂不是在祠堂跟现任宗主动手伤人?

一个个都叫魏长泽过来,要审他

魏长泽万脸懵逼

蓝湛还特别无知无畏的给魏长泽站街,说什么英雄不问出处,魏长泽有本事不然藏色散人不会看上他一起仗剑江湖,江氏族人多问几句,连藏色散人是弃江枫眠选魏长泽、魏长泽叛出江家这种公认八卦都说了

魏长泽扑通就跪下去了

江枫眠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忘羡为什么会出现在江家祠堂还没问清楚,未来儿子不亲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魏长泽啥都没做天降数罪。得了,先帮兄弟救场吧

然后江枫眠一个劲儿说这事太未来了,人言不一定准,拼命打圆场

魏长泽干脆多了,一掌折了右臂,发毒誓不对江家不利、永不叛出

蓝湛还一头雾水说前辈何必

江枫眠看他的眼神要活撕了他

然后开始问这两人怎么从祠堂出来

蓝湛隐含炫耀说是婴领我进去拜祭先人

江氏族人又高血压了

合着魏长泽牌位还搁在江家祠堂里?!

顿时怀疑的看江枫眠

轮到江枫眠懵逼了

江澄紧急澄清,不存在的,主要就是我爹我娘

江枫眠:耶?那我儿子不亲近我是因为我死的早?

江氏族人仍然疑惑,那祭拜谁?

蓝湛说是江叔叔虞夫人

江枫眠:谁是你叔叔?虞夫人哪位?

江澄:……我娘

江枫眠:???你蓝家不就是教亲戚世交如何称呼的吗?虞夫人什么鬼?江叔母或江夫人才对吧!--咦,我娶了虞家小姐?

然而问题还没解决,为什么一个家仆遗孤和蓝家嫡系会祭拜江家先代宗主还明显没得到江家现任宗主认可?

蓝湛:因为婴是江家大弟子

江枫眠差点跪下去

他倒是不介意大弟子这么个出身,问题是,大弟子你就能进本家祠堂?而且现任宗主还不同意?

江澄继续救场,他们自己进去的,然后跟我打起来了,哦,之前魏婴自己要我弃了他,现在他不能算是大弟子

江氏族人:…………

蓝湛还生气了说明明是你惧怕百家逼迫驱逐了他

江氏族人:……………………

还说个屁啊,叫蓝家来领人,好好见识见识未来他们的嫡系少爷!

这时候外面看守温宁的进来问如何处置

蓝湛说那是婴的护卫,虽是凶尸却有神智,有婴在,无妨

江氏族人:……我们没理解错的话,这是说,那个“遗孤”能驱使凶尸?

江澄说即魏婴修了“鬼道”

魏长泽觉得自己左臂也保不住了

江枫眠痛苦捂脸

江枫眠:愣着干什么?!立刻把蓝家那两位请过来!!!

云深不知处待的好好的青蘅君蓝启仁一头雾水被强行请来江家

折腾这么久魏婴也醒了

一睁眼看见江澄身边一堆紫衣服,张口就是江澄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祭拜江叔叔虞夫人怎么了,你打不过我和蓝湛还用人海战术?

江氏族人:确认过眼神,这是要往死里打的人

魏长泽扑通又跪下去了,他估摸着这次直接动手废金丹吧

江枫眠冷着脸一条条问:你是长泽遗孤,几岁失怙呀?

被江叔叔带回莲花坞时九岁了

你是江家大弟子?

对呀

你被驱逐出江家?

哈哈,不是江澄的错啦,左右他保不住我

(江氏族人:我家小宗主本来就没错!!!他疯了保你个歪门邪道?!)

你修鬼道?

……我也没别的办法了

你带着蓝家这位少爷来江家祠堂祭拜先代宗主和宗主夫人?

嗯,我、我和蓝湛……总要说一声(交换了一个缠绵的眼神)

(江氏族人:什么鬼,断袖?这是来拜堂不成?!)

那头凶尸也是你带进来的?

温宁?蓝二哥哥,温宁怎么?……算了,他算是我带进来的

(江氏族人:???姓温?!我日!!!温家要疯了)

那……你们在祠堂里跟江澄发生了冲突?

他!他说话太过分了!含光君嘉言懿行、逢乱必出,怎么能被那样侮辱?

所以你们是都出了手?

我气急打了他一道符,蓝湛挡了几下,我叫住他了,他只是因为我受伤一时失态罢了

江枫眠问完了,一偏头:二位怎么看?

年轻的蓝启仁脾气可不太好:怎么看?!我蓝家没这种不知礼数的畜生!

青蘅君更是生气,还要跟江枫眠好声好气说你等我们确认一下,蓝家绝对给出满意答案!

蓝湛再叫一声父亲、叔父

得,青蘅君觉得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自己儿子,断袖,来往邪道,跑去别人祠堂跟主人动手……

掐死得了!!!

【后续拉倒,反正温宁名字跟鬼道一漏出去,温家绝对插手,温家插手,忘羡再显露一点射日内情,哪家都想灭口】

  

记题


江厌离相关

《手红冰碗藕》(回文: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

   

江澄相关

《风花雪月》狂风落花,密雪遮月,可望不可即

 

双杰相关

《捉鲤》

《试酒》

 

魏婴个人

《独活》(别提醒我欠了多久)

 

金光瑶相关

《苦心莲》莲(怜)子心中苦,梨(离)儿腹内酸

 

恶友

《非正常恋爱关系》BGM:下个路口见

温瑶向

《先生》

脑洞:温氏孤一人


百家围剿乱葬岗

蓝忘机默默抱回一个高烧孩童

蓝启仁叹气,蓝曦臣无奈

“这孩子叫什么?”

“……单名yuan。”

后来

“蓝愿!含光君给你选好字了吗?”

“嗯,字思追。”

少年眯着眼似笑非笑。

可我记得,我字若寒啊?

 

#####

温总借尸还魂√

脑洞:夷陵不怕狗


如果魏无羡重生后的世界有一点点偏移呢?

*比原著献舍时间晚很多年

*江澄死亡!金凌死亡!蓝忘机活蹦乱跳!聂怀桑掉线!金光瑶马脚没露!

*一句纵然天地孑然无处放声哭送给物是人非魏无羡

  

魏无羡是在云梦领域被人献舍的。

原主是江家追捕的鬼修,因重伤含恨献舍要魏无羡毁掉江家。

魏无羡醒来后及时毁灭现场,被当作涉案人员非嫌疑人抓进江家。

一进禁院就是几条大狗,魏无羡惊声惨叫唤江澄想跑被人粗暴按住起哄嘲笑。

提及江澄名字,是英年早逝了好几年的老宗主,恐吓他老宗主祭日总要杀几个鬼修让他老人家开开心。

囚房里还有人学狗叫捉弄他,魏无羡一开始夸张恐惧,后来冷漠说滚。

即使引来了真狗,对视后狗自己夹着尾巴跑掉。

再没有人会帮他赶狗,再没有人会不带恶意嘲笑他怕狗,那一刻曾经放下的无形壁垒被打破,世界的恶意汹涌冲击。其实他一直是小丑,现在失去了他选择的观众,小丑就应该默默擦干净油彩退场。

再无人会为他的拙劣喝彩。

……

然后发生些“意外”,魏无羡走出了江家。他知道了更多的信息,比如现任江家宗主跟江澄没有直接关系,是旁支名义上过继,江澄无妻无子壮年去世。他远远看过一眼,那位宗主和江枫眠或后来的江澄都不像,平庸的优秀,足以守成,和臆想中别人家的宗主差不多。

别家的,陌生人。

金凌的消息很少,人们只知道金家大房的小公子无父无母,脾气乖戾,江澄还在的时候就意外身亡了。现在江家和金家也淡淡的,敛芳尊如日中天。

魏无羡捡了窝遗弃奶狗,一窝三只,眼看活不成,捡回来分享饮食到慢慢精神了,起名茉莉、妃妃、小爱,挺通人性的。

他又记得了。

路上夜猎,临敌用鬼道吹无名曲,被蓝忘机堵住认出。

很烦,不知道这人想干嘛。但他真的无处可去,故人坟冢都不会欢迎他去祭拜,干脆就跟着逢乱必出。

蓝忘机喝酒告白。拒绝,分道扬镳。

完全不懂为什么,也许是傻了?

  

终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无处号哭,无处凭吊,无处归依。

一年后,死于主动放弃献舍要求。

脑洞:良家配角自毁系统

*致敬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前世(原著)江晚吟跟现代江澄的区别就是现代沈老师跟沈九的区别

*所以江晚吟那边是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江澄这边对应过来是良家配角自毁系统

*双澄向

  

江澄一过来就是魏婴闹他,大概也是说了你怎么都比不过我你老子更在意我的话,然后江澄直接操花瓶给他开了瓢

江枫眠当然大怒,恨不得动家法,江澄冷笑说你有本事就打死我,没本事少他妈装正经,江枫眠直接扇了他一耳光,江澄跪都不跪起身就走

被打断腿关进祠堂

江厌离来劝他,江澄回她一句少充好人,江厌离差点哭出来。在外面偷听的眠鸢夫妇顿时发声,江枫眠怒斥他都这样你还说是魏婴的错,虞紫鸢大吼你给老娘闭嘴,然后问江澄:

你是谁?江澄呢?

江澄大笑,连亲儿子亲弟弟都认不出来还觉得自己有多尽职尽责多有爱心,伪善者!

 

########

关于现代江澄:

独生子,父母不和,父亲冷暴力,母亲虎妈教育毫无温情就催上进。本来教育环境不错,但因为这些原因自甘堕/落,出口成脏,还有情感/性/精神障碍--有攻击和反/社会行为,严重时会扩大型自杀。

基本你让他心里一丁点不舒服,轻则骂人,重则动刀剑。

比如:如果魏婴把莲藕排骨汤剩给他喝,他能把锅朝着人扔。

不是叛逆少年,处于再受刺激就拉全家全校去死的精神崩溃边缘。

现代篇青春疼痛文学主角还是同班校草、别人家的孩子--魏婴同学。

所以【摊手】

他还是比较喜欢虞夫人的,毕竟虞夫人认得出来。

最能降住他的是现代补常识快疯掉的江晚吟,因为江晚吟不仅优秀还是好人正常人,所以江晚吟每天抽空打长途确认小祖宗没闹事。

他们都用的是那一世自己的壳子,江晚吟会比较注意别伤到,江澄则是你关我禁闭我踏马抹脖子死给你看这种捅破天作风。

哦,江澄没系统只能接电话,江晚吟有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一点关于lof更新的吐槽

红豆莲生:

今天在群里聊天有点感触,感觉lofter的更新一次比一次辣鸡。




前几次的版本更新不说,这次这个榜单功能真的是智障到极点了。


不仅弄了总榜,还出了个日榜周榜,下一步是不是打算出签约系统成为第二个晋江?


恕我直言,榜单这种东西真的毫无意义。lof上基本都是同人,而非原创,你搞个原创专区设立榜单我一句话都不会说。


但是同人创作,大家都是为爱产粮,没有什么好比较的。


为了上榜单第一第二什么的刷热度更是好笑死了,还以为是饭圈刷票呢。大家也别厨角色了厨太太就行。


那根本不再是因为喜爱作品/角色才去写文,而是为了心里那点虚荣感。




我认为每个写手都该有平等的几率被人发现。


(当然文笔好/产量高/有脑洞的写手,粉丝多热度高多一些曝光是很正常的事情,这都是一步步积累上来的,谁也不是一下就万粉了。)


只是像现在这样点进去直接跳到最热门,还有日榜周榜还有总榜,有多少人还会去翻“最新”,去看里面发布的文章呢?


大家都只想吃最好的粮,关注质量产量双高的太太,那么新人写手就不需要大家支持了吗?


不,每个从新人成为太太的写手,抑或还在新手期的写手都能明白的吧?


正是刚开始创作的那段时间才是最需要得到关注和鼓励的。真不知道有多少好写手因为寥寥无几的回应和喜欢而被消磨了写作热情。


虽然我几百年不翻看一次tag,但是发布第一篇文得到第一个评论时的感激和开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自认为非常能理解新人写手的心情,但以上言论不代表任何人,仅本人观点。


这次更新后的lof真的让我忍不住想吐槽它的辣鸡,不攻击任何人,真的只是单纯觉得这个更新脑子有病。